交大主頁 | OA系統 | 信息門戶 | 教師主頁 | 思源信箱 | 資料下載
                    當前位置: 學院首頁>>新聞資訊>>學院新聞>>正文

                    【校友風采】前海開源基金合伙人、戰略顧問王宏遠榮膺"中國基金業25周年25人"

                    2023年11月30日 10:03  點擊:[]


                    2023年11月28日,由證券時報社主辦的“2023明星基金暨上市公司價值雙峰論壇”在深圳舉行,本次論壇頒獎環節第一個獎項即隆重頒發了重磅人物獎——“中國基金業25周年25人”,前海開源基金合伙人、戰略顧問王宏遠先生憑借在公募基金行業的砥礪深耕與影響力,獲此殊榮!

                     

                    圖1中國基金業25周年25人獲獎代表上臺領獎

                     

                     

                    圖2王宏遠先生榮膺"中國基金業25周年25人"

                     

                    今年恰逢中國公募基金業25周年,證券時報舉辦“中國基金業25周年25人”人物評選,綜合基金業績、持有人獲得感等多個維度,通過嚴格量化指標和嚴謹定性指標,從公募基金行業中篩選出為行業發展做出貢獻的領軍人,用以鼓勵和表彰其為推動中國基金業發展做出的努力。

                    圖片來源:證券時報

                     

                    作為公募基金行業發展25年的見證者和參與者,25位行業領軍者既囊括了中國基金業資深元老,也有帶領公司發展迅速的行業先鋒代表,25位行業領軍者所屬公司管理資產規模高達15.27萬億元,占公募基金總規模半壁江山。(數據來源:證券時報)

                    凝心聚力再揚帆,篤行不怠向未來!以25位行業領軍者為代表的中國基金業將凝聚信心,提升專業能力,提高投資者獲得感,合力推進行業高質量發展。

                    附文:《證券時報》“公募基金25周年25人”系列人物專訪:《重磅對話!王宏遠:希望像巴菲特與芒格一樣干到老》全文

                    王宏遠至今仍然記得,1997年6月13日,當他風塵仆仆地站在深圳二線關口排隊等候查驗邊防證時,心情激動又忐忑。

                    那一年他24歲,即將從陜西財經學院(現西安交通大學經濟與金融學院)碩士畢業,從西安坐了三十幾個小時火車來到深圳這個當時稱為改革開放前沿陣地的年輕城市,參加中國首家證券公司深圳經濟特區證券的面試并被錄用

                    從此,現任前海開源合伙人、戰略顧問王宏遠開始了他在證券基金行業豐富而精彩的人生,并成為公募基金行業25年歷史的風云人物。

                    1998年4月,王宏遠加盟南方基金,成為基金行業最早一批投研人員。1999年8月,26歲的王宏遠出任基金天元的基金經理,2000年3月,轉任基金開元基金經理,當年基金開元業績奪冠。2002年,王宏遠赴英國皇家國際事務研究院做訪問學者及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留學。2005年7月,王宏遠回歸南方基金,在2006-2007年大牛市中,因成功投資券商股名聲大噪。

                    在南方基金,王宏遠從研究員、基金經理、投資部副總監總監,一直做到公司投資總監、分管投資的副總經理。

                    2009年,王宏遠離開南方基金,加盟中信證券任首席投資官、專項投資團隊負責人。

                    2013年,他回歸公募,出任前海開源基金公司聯席董事長,首批實施員工持股疊加王宏遠的加入,前海開源一亮相就倍受關注。十年來,在激烈的行業競爭中,前海開源從零起步,快速發展。根據銀河證券數據,截至2022年底,公司主動權益規模為725億元,在全行業146家公募基金中排名第18名;公司非貨規模為1020億元,在全行業152家公募基金中排名第39名。

                    在A股轉向的重要節點,王宏遠多次公開自己的判斷,并在后來的市場走勢中得到了驗證,這把他和前海開源基金一次次推向公眾視野,也讓他給市場留下了深刻印象

                    隨著前海開源不斷成長,王宏遠逐漸淡出公司事務,從聯席董事長退到榮譽董事長,2022年更退到股東層面,以合伙人身份擔任公司戰略顧問。

                    日前,證券時報·券商中國記者獨家采訪了王宏遠。他全面講述了自己豐富的從業經歷,其中不乏精彩的故事以及對行業和投資的深刻思考。面對前海開源基金事業部制得失、股權結構及組織架構、他本人在前海開源扮演什么角色等敏感問題,他也坦誠作答。

                    以下為采訪實錄:

                    大三時,投資從草根版的一級半市場開始

                    券商中國記者:請講講你的早期經歷,什么時候與股市結緣?

                    王宏遠:1993年我在陜西財經學院念大三時,暑假勤工儉學賺了兩三千塊錢,留了一點考研的費用,剩下的錢我全部買了原始股。當時在陜西省政府附近的西安新城廣場,有許多人在街邊擺攤售賣原始股票,這個草根版的一級半市場,是我股票生涯的啟蒙地。

                    1994年我考上本校研究生后,正式開戶炒股,交了不少學費,把買原始股賺的錢基本虧完了,所以我一直對散戶的酸甜苦辣特別理解。1997年2月19日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鄧小平逝世,第二天開盤股市大跌,我搶著排隊擠進去掛單在最低位把股票都賣了,后來在高位追回來,又虧損。

                    因為從業人員不能炒股,在1997年7月5日入職特區證券前,我清空個人賬戶,結束了人生中僅有的三年散戶生涯。

                    券商中國記者:你碩士畢業后為什么選擇來到深圳?

                    王宏遠:因為對炒股有濃厚興趣,我碩士畢業論文寫的是投資基金,1997年1月論文開題,6月答辨。為了公正,學校規定答辯委員會主席必須來自外校,我們那一屆的答辯委員會主席是時任西北大學校長的王忠民教授(后曾任社?;鹄硎聲崩硎麻L),王老師在海外多次進修,對基金很了解,給了我很多指導。

                    我對早期改革開放的前沿陣地深圳比較向往,聽說特區證券在招聘,就投了簡歷,6月中,我從西安坐火車輾轉30多個小時南下入深參加公司的面試。7月5日,我來到位于聯合廣場旁邊的證券大廈的特區證券研究所做研究員。

                    早期調研最遠去到格爾木,堅決不推銀廣夏

                    券商中國記者:你工作半年多就轉到了南方基金,當時為什么做這個選擇?

                    王宏遠:因為畢業論文是寫投資基金,我查了很多海外的資料,對基金有了初步了解,知道基金是做二級市場投資,正是我興趣所在。我畢業時只有不規范的老基金,只好先去券商。1997年11月《證券投資基金管理暫行辦法》出臺,我很興奮,之后每天上班第一件事就是翻看三大證券報的招聘頁,終于在1998年3月看到南方基金、國泰基金的招聘廣告,立即給位于深圳的南方基金發送了簡歷,很幸運地被錄取了。

                    回頭看,我當時剛畢業不到一年,既不是出身名校,又在一家很小的證券公司工作,能夠去南方基金能應聘成功,是因為當時公募基金剛剛面世,很多券商的優秀人才由于不熟悉基金業務,還沒去應聘,競爭不算激烈。

                    券商中國記者:當時公募基金還不太有吸引力?

                    王宏遠:我當時是降薪到公募。我到南方基金后月薪只有3800元,并且持續了一年多,房租加上生活費、交通費,基本上是入不敷出,而在特區證券能拿到6000左右,生活無憂。但我還是下定決心要堅持下來。

                    記得有一陣我特別想買臺手機,但可自由支配的現金只夠買一臺9開頭的模擬手機,買不起13開頭的數字手機。我糾結了好久,最后還是沒買,每次行業聚會,都覺得特沒面子,因為就我一個人沒手機。一直到1999年,我才買了第一臺手機。

                    券商中國記者:你們當時怎么做研究,有什么印象深刻的事?

                    王宏遠:我們是一個研究員負責一個區域加一個行業,我是陜西人,負責西北片區兼旅游行業研究,最辛苦的一次調研是去格爾木,我在研究中發現一家從事鹽湖資源開發的企業是當時西北片區非常值得關注的績優潛力公司,決定去公司總部所在地格爾木調研,當時交通不太方便,要先從深圳飛西安,再轉機到海撥2000米左右的西寧,那是我第一次上高原,沒有準備,出現了頭暈惡心等高原反應,吃藥后好一些,再從西寧坐十幾個小時火車到格爾木。

                    券商中國記者:有一陣西北區最紅火的股票是銀廣夏,你是否關注過?

                    王宏遠:銀廣夏當時的確很火,但我在實地調研中發現公司的各種基本面信息無法得到證實,無論上下游,還是當地政府、稅務、工商、監管機構、老百姓反映的情況,都跟公司講的故事和市場表現不一樣,因此,我堅決不推薦,公司也一股都沒買,沒想到銀廣夏的故事深受市場追捧,股價漲幅巨大,有一陣我壓力特別大,但還是堅持原則,南方基金公司旗下的基金當時堅持沒有買入銀廣夏的股票。

                    2001年,財經發表《銀廣夏陷阱》一文,引起巨大反響,銀廣夏暴跌,這讓我對基本分析的有效性堅定了信心。

                    券商中國記者:公募基金從1998年4月開始運作,正遇亞洲金融風暴,市場比較低迷,當時基金怎樣做投資?

                    王宏遠:在早期,投資者對公募基金避之不及,只要看到上市公司前十大股東里有基金,就趕緊拋股票,躲基金就像躲瘟神一樣。那時是基金買什么,什么就跌,很無奈。我跟同事決定向券商研究所學習,拜訪了君安證券(后與國泰證券合并為國泰君安證券)、國信證券等公司的研究所,李迅雷(中泰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時任君安證券研究所主持工作的常務副所長,他的專業、嚴謹給我留下了極深刻的印象。

                    后來保險公司可以買基金,我接待了首批來南方基金調研的保險公司,包括中國人壽和中國平安。當時雖然市場很不規范,莊股橫行,公募基金跟券商研究所、保險公司在朦朦朧朧間還是形成了一種共識,都覺得應該走出一條基本面研究的新路。

                    券商中國記者:在早期,大眾對基金的認知很有限。

                    王宏遠:我管理基金后,有一次接到一個陌生人的電話,說是朋友介紹,想賣樓給基金。我說我們是證券投資基金,只能買股票和債券,他說知道知道,你們只是表面這么說,其實什么都能買。他把我們當成了管理混亂的老基金,當時,的確有老基金的前十大持倉中有深圳的月亮灣別墅。我說不行,他堅決不信,感覺是我不給面子,不肯幫忙。

                    還有一次,南方基金在廣東肇慶搞黨建,中午在附近餐館訂了幾桌,沒想到過去一看,桌上的牌子上寫著“南方雞精”,相視苦笑,那時候知道基金為何物的人特別少,錯把基金當雞精的故事很多。

                    26歲擔任基金經理,“5·19”行情見識神秘市場力量

                    券商中國記者:1999年8月,你開始管理天元基金,為什么一年多就升到投資崗?

                    王宏遠:1998年有5只公募基金,基金開元業績倒數第一。高良玉總上任總經理后,1999年初拿出4個億,讓我們8個研究員每人管5000萬,很簡單,誰業績第一就可以當基金經理。當時市場比較低迷,到1999年的“5·19”行情前,市場下跌了超過百分之十,我們8個人中,有7個虧錢,我賺了20%,第二名微虧2-3%,僥幸勝出。

                    5月份,我開始參與管理開元基金,8月基金天元成立,領導安排我任基金經理,記得基金天元上市時,我還去深交所敲了鐘。

                    券商中國記者;那一年,你只有26歲。

                    王宏遠:我在農村上小學,沒有6年級,所以17歲上大學,24歲碩士畢業。另外,公募基金當時尚處于萌芽階段,要求具有3年投研經歷才能當基金經理的規定還沒有出臺,而我只有2年多從業經歷就當上了基金經理,所以,能在26歲當基金經理,算是特殊歷史條件下的產物。感恩時代,讓我在年輕時就有機會參與初創期的公募基金,也感謝高總及其他領導的信任,能夠對如此年輕尚且懵懂的我委以重任。

                    券商中國記者:1999年的“5·19”行情是否給你留下了較深印象?

                    王宏遠:為了支持剛剛誕生的公募基金,監管層給了公募基金新股配售的優惠政策。因為市場不好,新股到期后很難賣,一點點賣單就可能把股價打下去,所以正常情況下,新股配售期一到,我們就會陸續賣出。

                    記得我們當時是幾個人輪流執周,“5·19”當天我負責,我們有一只新股剛好到配售期,我們開始賣出,但越賣越覺得不對,過去是一賣股價就下跌,那天是不管放多少賣單,都有大量的買單蜂涌而至,我們又試著賣別的股票,依然有很大的買盤,跟過去一年多的熊市大不一樣。我們趕緊向總經理和分管副總經理報告,中午開會討論,大家一致感覺市場出現了重大變化,可能轉勢了,最后決定,下午把賣單全部撤掉,反手開始加倉。

                    “5·19”行情讓我第一次認識到市場無形之手的力量,加深了對市場的敬畏,對我理解市場的深刻性有很大幫助。二十多年過去了,每一次重大轉勢,最底部往往既不是基金也不是券商買出來的,身邊的機構都沒有加倉,為什么市場突然就起來了?這就是市場神秘的力量,高手在民間,但絕不是指一個人一個機構,或幾個人幾家機構,而是種種因素形成的市場合力。為什么我后來多次敢在市場極度低迷、大家都很悲觀時戰略加倉,因為我知道,即使99%以上的機構看空,也并不表示市場沒有機會。

                    券商中國記者:你什么時候開始負責投研管理工作?

                    王宏遠:1999年,我被提為投資部副總監,當時有三個副總監,沒有正職,領導安排我主持部門工作。2000年3月,公司分管投資的副總經理辭職到國外上學后,投研體系就由我全盤負責,直接向高總匯報,我同時接手管理基金開元,不再管理基金天元。

                    “5·19”行情后,公募基金的投資業績很好,受到了市場和投資者的認可,大量證券公司精英開始轉向公募基金,用人門檻提高,如果晚一年多,我這個陜西財經學院和特區證券的組合經歷,根本就進不了南方基金,所以,有時候選擇和機遇真的很重要。

                    券商中國記者:2000年,在54只封閉式基金中,基金開元業績排名第一名。

                    王宏遠:2001年初,我第一次接受記者采訪,這是主流財經媒體第一次采訪明星基金經理,還給了三分之二個版面來報道,當時真是感覺受寵若驚。我那時對投資的理解還很淺,但還是總結出了“長期不動搖地堅持價值發現,重倉持有”等投資理念。

                    在國外學習近三年,建立國際視野

                    券商中國記者:你從2002年9月出國學習,當時為什么考慮出國?

                    王宏遠:2001年,A股市場上以銀廣夏為代表的一批熱門股泡沫破滅,市場開始進入漫漫熊途,基金業發展也進入了瓶頸期。我深感過去熟悉的投資方法論和體系有很多弊端,不可持續,很希望能到國外學習成熟機構的先進經驗。

                    匯豐銀行在早期曾希望入股南方基金,雙方談了好久,中間我提出想去匯豐銀行的英國總部學習,結果合資沒談成,就變成了自謀生路。經朋友介紹,我以訪問學者的身份到英國皇家國院事務研究所(RIIA)學習了大半年。

                    券商中國記者:這一時期你有什么收獲?

                    王宏遠:這是我第一次在國外系統地學習,也第一次有了國際視野。當時,各國政要去英國訪問,通常會去英國國會或RIIA演講,觀眾主要是英國智庫、學者、退休政府官員等。至今我仍清楚記得埃塞俄比亞總理的演講,他們國內的反對派到現場抗議,向觀眾席扔石頭,還好有英國騎警迅速趕過來維持秩序,讓我們幸免挨打。

                    不過,在RIIA學習沒有學位,我開始申請到國外大學讀碩士。劍橋大學東方研究院院長是諾獎獲得者,執行院長是華人,他對我的工作經歷很感興趣,簡單面視后就決定錄取我,給我發了Offer,在當時能拿到劍橋的Offer非常不易,因此我對劍橋大學和兩位院長一直心存感激。不過,我最后還是選擇去哥倫比亞大學國際關系學院,因為想到美國看看。

                    2003年7月4日,美國國慶日,我從倫敦飛往美國,因為英語比較薄弱,我要先上哥大的夏季課程。

                    券商中國記者:請講講你在哥倫比亞大學的學習。

                    王宏遠:哥大離聯合國很近,各國政要在聯合國開完會,有時會順路到哥大演講,我曾在現場聆聽過很多知名政治人物的演講,包括普京總統的演講,這讓我有了全新的視角去觀察國際關系和地緣政治。

                    當時,我們特別關注俄羅斯與東歐的經濟改革,作為中國人,我特別想證明我們漸進式改革的道路是正確的。有一次,前美國中情局局長來哥大推薦他的新書,我曾尖銳地向他提出過這個問題。

                    我也去聽過俄羅斯500天休克療法的總設計師杰弗里·薩克斯的課,他當時已從哈佛轉到哥大任教,對俄羅斯改革失敗,他做了深刻反思,由此改變了他對社會主義國家轉型的看法,近年來頻頻為中國說話。

                    還有一件事很有意思,有一天我在上選修課“中國經濟與金融”時,講到中國公募基金,老師突然提到了開元基金、天元基金,我立刻站起來說,我曾擔任過天元、開元的基金經理,老師很高興,讓我上去講了三分鐘。

                    西學中用獲優良業績,股改堅持捍衛流通股東利益

                    券商中國記者:據了解,你們當時曾拜訪了一些華爾街的同行。

                    王宏遠:我在哥大的項目由世界銀行贊助,班上有一半的學生來自各國央行,有一半是社會招生的自費生。我們班有多位中國同學,加上我有4位來自中國的基金經理,另有3位分別來自銀保監會、中國人民銀行與國內商業銀行,加上一位曾在上海市人民政府外事辦做翻譯的女同學,我們8個人組成一個團,拜訪了很多華爾街的機構。當時中國加入WTO不久,世界對中國金融市場、金融監管政策都非常關注,對我們比較歡迎。

                    我們拜訪的機構中,讓我印象最深的是索羅斯的公司和長期資本管理公司創始人約翰.梅里韋瑟后來創立的公司。索羅斯的兩個兒子,以及公司投資總監、首席風控官接見了我們。2006年我邀請索羅斯的兩個兒子和長期資本管理公司的核心人物約翰·梅里韋瑟及Myron Scholes(1997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訪問了南方基金。這種直接的交流,大大提升了我對全球資管業的認識。

                    券商中國記者:在投資方面,你具體有什么收獲?

                    王宏遠:我們在跟索羅斯公司的全球投資總監聊天時,他說,你們國家在加入WTO后,股票市場應該會有一輪非常大的牛市,而他在日本投資的經驗是,在一輪大牛市中券商股的漲幅跟銀行股衍生品的漲幅差不多,他告誡我們說:年輕人,當你們國家有一輪大牛市時,一定不要忘記買入你們國家的“野村證券”(龍頭證券公司)。

                    2005年7月,我完成學業后回到南方基金上班,10月開始管理南方穩健基金,當時市場還很低迷,我開始加倉股票,特別是加倉券商股。11月,我接手社保101組合,社?;饘π袠I配置有嚴格限制,要求大金融最多配置30多個點,大家通常是銀行、地產各配一半,而我當時頂格配置了券商股。2006年牛市到來,券商股大漲,社保101組合業績井噴。

                    券商中國記者:從公開資料看,2008年初,你配置了較多農業股,后來,在上證指數從6000點跌到3000點的過程中,農業股大漲,你當時是怎么考慮的?

                    王宏遠:我在哥大的碩士畢業論文是寫全球金融危機,通過寫作和查找資料,比較深入地研究了全球金融危機,所以,能夠相對從容地應對后來發生的數次危機。另外,我發現在金融危機加滯脹預期時,農林牧副漁的表現會比較好,所以在2008年初,我感覺宏觀形勢不好時,超配了農業股,一定程度控制了基金回撤。

                    券商中國記者:在當年,深發展(現平安銀行)的股改比較曲折,南方基金是深發展第一大流通股股東,請講講當時的情況。

                    王宏遠:2006年深發展提出股改方案時,新橋投資是深發展第一大股東,行長法蘭克·紐曼是美國前財政部副部長,他認為送股不符合國際貫例,堅持不送股。在判斷市場已進入牛市的前提下,我們提出,如果實在不愿意送股,可以考慮送認購權證,給流通股東低價購買股票的權利。但他們也不愿意送權證,雙方一度爭論得很激烈。有一次,紐曼約我到深發展大廈頂樓的辦公室談判,談到最后只剩下我們兩人,吵了兩個多小時,結果不歡而散。我們后來投了否決票,深發展第一次股改失敗,一年后,他們采用了我們提出的送權證的方案,深發展二次股改順利通過。

                    這次經歷讓我認識到,跟價值觀、理念不同的老外打交道,要保持一定彈性,既要堅持原則,也要適度妥協。深發展股改最終采取了雙方都不是特別滿意,但雙方都能接受的方案,實現了雙贏。

                    券商中國記者:2009年你離開南方基金,加盟中信證券,為什么做出這一選擇?

                    王宏遠:我在南方基金十一年一直是做相對收益,但2008年公募基金第一名也虧了30%多,令我感到很困惑。因此,我想嘗試做絕對收益,希望能補上絕對收益的投資實踐,所以選擇到中信證券。券商自營是絕對收益的做法,虧10%就會預警,虧15%左右則會強行平倉。

                    加盟前海開源基金,在制度設計和團隊建設上下功夫

                    券商中國記者:2013年,你以前海開源聯席董事長的身份重回公募,當時怎么考慮?

                    王宏遠:2012年底,新《基金法》公布,員工可以成為基金公司的股東,這促使我考慮回歸公募。我們當年在華爾街走訪機構時深刻認識到,公募基金是人才密集的行業,合伙制是建立優秀團隊的制度基因。我深知,制度的變革意味著公募基金未來將迎來更大的發展。

                    前海開源基金由開源證券發起,2013年初成立后尚未運營,開源證券是我老家陜西的公司,對我比較熟悉,公司領導找到我,讓我負責組建團隊,招收一批優秀的人才。他們深知基金行業必須尊重人才,同意對核心員工實施股權激勵,前海開源可能是首家在公司章程和發起人協議里寫明要搞股權激勵的公司。

                    券商中國記者:你的身份是前海開源聯席董事長,為什么沒有在經營管理層任職?

                    王宏遠:雖然四個股東各占25%股權,但開源證券是發起股東,也是主要股東,曾任開源證券董事長的王兆華有近40年金融工作經驗,德高望重,并且主導了前海開源的籌備,由他擔任董事長是眾望所歸。

                    我是投資出身,不擅長日常的經營管理,不適合當總經理,而更適合在專業方面發揮作用,另外,我從業時間較長,對基金行業理解比較深刻,在機制和制度設計方面思考得較多,希望能發揮自己的強項,在公司制度建設、文化建設、人才梯隊培養方面做一些貢獻。綜合考慮,在初期我就以并列第一大股東法人的身份,兼任公司的聯席董事長,這在海外成熟的資管機構中比較常見。

                    我前期的工作主要是在董事會層面發揮作用,做一些股東之間的協調、制度設計等,概括起來主要是處理三個關系,一是股東與股東之間的關系;二是股東與員工之間的關系,建立了明確的股東與員工的分配制度;三是處理員工與員工之間的關系,包括投研、市場、中后臺之間的協調,公司長中短期利益的協調等等。

                    券商中國記者:前海開源的股東包括國有股東、民營股東、員工持股平臺,并且是均股,四家股東各占25%,這種股權結構對公司發展有什么影響?

                    王宏遠:前海開源是混合所有制的代表性公司,這種股權結構符合資管行業特點,保證了公司良好的治理。首先,國有股東起到了積極正面的作用,國有股東的延伸審計,國有資產的保值增值,就像一柄利劍常懸頭頂,讓管理層在合規和風控方面保持敬畏的心態,不會粗放式經營。其次,員工持股調動了大家長期的積極性,資產管理是人才的行業,我們要通過制度設計吸引一批優秀人才組成團隊。第三,公司的民營股東都是財務投資者,不干預公司經營。

                    券商中國記者:在前海開源成立早期,有什么難忘的事?

                    王宏遠:在公司創立前三年,我們曾大力整頓公司內部工作作風,先整頓股東直接或間接推薦的員工、其次是董監事會成員推薦的、三是經營班子主要領導推薦來的,如果不合格,或不符合公司規范,要根據績效清退、辭退或降級。清理整頓后,公司內部文化氛圍大大改善。如果反過來,上面推薦的人不敢動,下面動幾個小兵,不可能有什么效果。

                    券商中國記者:這會不會導致公司內部有意見,不團結?

                    王宏遠:我們是四家股東均股,沒有一股獨大,股東也比較通情達理,講清楚了,大家也能理解,明白公司的長期利益和大家的共同利益大于短期利益與個人利益。即使短期想不通,時間長了,公司做大了,也就理解了。后來這種方式一直堅持下來,寫進了公司著名的“八八”共識。

                    把一人獨秀的公司變成擁有優秀團隊的公司

                    券商中國記者:接手前海開源時,你對公司有什么規劃?

                    王宏遠:公募基金的使命是要做好普惠金融,服務實體經濟。首先,我們在客觀上要有足夠優秀的人才團隊,要有能力為持有人理財;其次,我們要通過制度設計,提升大家在主觀意愿上為持有人長期服務的動機。

                    在早期,大家說起前海開源,難免就會提到王宏遠,但一人獨秀的公司是不能長久的,所以,我在制度設計中,最重要的抓手是要把前海開源從一人公司變成一個團隊的公司。一開始,業內比較認同的投研核心可能只有我一個,后來增加了曲揚、邱杰、楊德龍、崔宸龍等4位明星基金經理,再后來又增加了若干朵“小花”。比如吳國清,在過去五年全行業幾千只基金中連續獲得正收益的基金僅有16只,他管理的前海開源滬港深核心資源基金排名位居前列,非常難得。在四大明星基金經理與若干朵“小花”后面,還有差不多100人的投研團隊。

                    我現在出去參加活動,常常有人問,你是楊德龍公司的吧?你是崔宸龍公司的吧?我每次都很高興地回答說是。這說明前海開源已經從一人獨秀的公司變成一個由眾多優秀人才共同組成的團隊,感覺特別欣慰。

                    券商中國記者:請講講前海開源的員工持股平臺。

                    王宏遠:在發展過程中,事業部制容易有風險,經過反思,根據監管的指引,我們取消了事業部?,F在,我們員工持股是兩層體系,一是真實股東有將近50個合伙人,我與上述四位明星基金經理是普通合伙人,其它40多人為有限合伙人,在合伙企業,普通合伙人是實際決策者。資產管理公司必須有深厚的投研底蘊,投研人才是精品中的精品,人才中的人才,所以我們5位普通合伙人都是投研背景。

                    二是事業合伙人,股東從稅前利潤中拿出10%的分紅權,分配給核心員工,相當于虛擬股權,大約覆蓋120名員工。

                    按照監管精神,我們的分配原則是不短期激勵、不過度激勵,更加注重建立長效激勵約束機制,增加長期激勵跟遞延發放的比例,員工激勵與分紅要分三到四年發放。

                    券商中國記者:明星基金經理是普通合伙人,而董事長、總經理是有限合伙人,對管理工作是否有影響?

                    王宏遠:董事長、總經理均依照公司法、基金法及各項規章制度,行使法定范圍的權利。4位明星基金經理雖然在股東層面是普通合伙人,但在公司經營層面,他們是董事長、總經理的下屬,總之,大家都是依法依規工作。

                    券商中國記者:你當初為什么沒有考慮發起個人系公募基金?

                    王宏遠:當時,個人還不能發起公募基金,如果要等政策,就可能錯過2014、2015年的牛市行情。我經常跟團隊說,馬云、馬化騰持有公司股權也就百分之幾,我們不要只看蛋糕的比例,更應該看絕對量,要把蛋糕做大。我們一定要有和團隊、合伙人分享財富和榮譽的心胸和氣度,才能把蛋糕做大。

                    券商中國記者:未來員工持股平臺是否考慮增持?

                    王宏遠:公司其它股東都非常認可員工的貢獻,也同意員工持股平臺增持公司股份,但按政策規定,合伙企業不能做基金公司的主要股東。所以才做了一個變通,拿出10%的虛擬分紅權給員工,一旦監管制度允許,我們會考慮啟動員工增持計劃。

                    前海開源是終身的事業,希望像巴菲特芒格一樣干到老

                    券商中國記者:你從聯席董事長退到榮譽董事長,現在又退到公司戰略顧問,為什么不斷退出?

                    王宏遠:比爾.蓋茨跟巴菲特有過一段對話,蓋茨說,我每天每個時間段都安排得很滿,要見很多人;巴菲特則說,我大部分時間不見人,因為我要思考。我覺得自己可能更像巴菲特,希望有更多的時間和精力用于思考,因此,在公司制度設計差不多完成,人才梯隊的培養機制也建立起來,各項發展逐漸上軌道后,我就從董事會層面退到了股東層面,代表股東做公司的戰略顧問。

                    我是做投資出身,喜歡思考,更加注重中長期戰略,遠離日常的經營管理和市場的短期波動,有助于我看得更深更遠。在我的聘任書里明確寫明不參與公司董事會、經營管理層的日常管理等,不參加董事會、總經理辦公會、投決會等,我將更多時間用于思考,比主持開會、解決具體問題,對公司可能會更有用一些。

                    券商中國記者:回望過去前海開源近十年的發展,你是否有遺憾?

                    王宏遠:主要在三個方面有一些遺憾:一是公司業務發展不平衡,股強債弱,原因是我們的朋友圈做股票的多做債券的少,很長時間沒有吸引到更多債券方面的優秀人才加入。不過,我們近期引進了在保險業管過數千億資金、有二十多年經驗的優秀固收人才,加強了團隊建設,未來這一狀況有望改觀。

                    二是公司發展初期推行事業部制,造成了一些遺留問題,后來經過反思,我們取消了事業部制,更加注重建立長效激勵約束機制,但仍有個別歷史問題還在積極解決中。

                    三是員工持股比較有限,目前拿不出更多股權激勵新成長起來的優秀員工,我們也希望相關政策能夠有所放松,由一群專業人員組成的合伙企業在未來也能夠做基金公司的主要股東,這樣公司可以吸引并留住更多人才。

                    券商中國記者:前海開源有什么愿景?

                    王宏遠:我們第一要向華為、中國平安這些優秀的國內企業學習,要接地氣,跟中國國情相結合;第二,我們要學習國外成熟資管機構的合伙制文化,建立透明開放的公司文化。我們設立了首席文化官,由高管輪值,每半年輪一次,我還有個職位是榮譽首席文化官,只要有時間,我都會參加首席文化官論壇,也會稍微講一講。第三是希望公司能做成百年老店,資管行業是“剩者為王”,短期可以慢一點,但要活得長久。

                    券商中國記者:你希望在前海開源干到什么時候?

                    王宏遠:前海開源基金不會強制要求員工到了年齡就退休,我們的核心投研人員完全可以像巴菲特與芒格一樣干到80歲、90歲。對職業投資人來說,60歲可能才剛剛開始。中國資產管理行業也需要經驗的積累和傳承,我們也始終希望能更好地為持有人服務。

                    券商中國記者:基金業是人才的行業,發現好的人才,提撥優秀人才很重要。這方面你們怎么做?

                    王宏遠:中國有句古話,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伯樂應該是一個人還是一群人?伯樂應該是人還是一種機制?人總會有認知偏差,所以,伯樂不應該是一個人或幾個人,伯樂更應該是一種機制。

                    去年前海開源評出了二十來位優秀員工,我和大家在會議室吃了一頓工作午餐,每人一份盒飯,聊到后面,發現他們進公司時,我都沒有進行過面試,也沒其他人跟我打過招呼,在他們評優的過程中,我也沒有推薦任何人。我對他們說,不要感謝我,不是我評你們優秀,而是公司的制度和文化把你們選出來的。那天吃過飯,大家對公司更有信心了,因為公司已建立起發現人才、提撥人才的機制。

                    券商中國記者:在你看來,怎樣才能成為優秀的基金經理?

                    王宏遠:一個基金經理的投資能力,30%是專業能力,70%是克服人性的弱點,一個大學本科畢業生只要善于學習,在專業能力方面就能過關,更關鍵的是要克服人性,要始終保持客觀理性的分析能力。

                    我總結成幾個中性:價值觀中性、市場中性、情緒中性、個人恩怨中性。不要把個人喜好放進去,否則很容易虧錢。

                    券商中國記者:現在,各種創新層出不窮,做投資怎樣才能與時俱進?

                    王宏遠:我會花大量時間閱讀。我眼睛看電腦和手機時間過長會很不舒服,各種信息都要打印出來看,前幾年疫情最嚴重時,我有一個月幾乎沒出過門,我測算了一下,一周大約能看雙面打印的三、四包A4紙,如果一個月看十五包,一年看180包,就是我一年的閱讀量。信息來源要多元,為此,我閱讀的大約三分之一是英文,三分之一是國內中文,三分之一是海外中文。

                    券商中國:你怎么看中國資產的未來前景?能否談談近期對市場的最新思考?

                    王宏遠:近年來我的公開發言比較少,少數幾次也都是在市場最差的時候站出來力挺中國股市,比如2022年的3月份,我提出“未來十年中國股市將會是全球最耀眼的既避險又成長的市場”,從那個時候開始,前海開源基金也在拿真金白銀開展自購,2022年年內我們的自購總金額約3.4億元,這也充分證明了我們對中國資產未來前景的預期。

                    最近我又提出了一個點,那就是“中特估理論是中國股市長牛慢牛的基礎”,我們是在認真學習了易主席及各位領導的講話精神后總結出的幾點體會。

                    首先,中特估理論是中國上市資產長牛慢牛的理論基礎和實踐保障,要用中特估理論對中國人民幣匯率、中國股票、中國債券進行定價估值,多措并舉、國內外兼顧,引導國內投資者和國際投資者接受中特估理論,擁抱中國資產,使目前被嚴重低估的中國人民幣、中國股票、中國債券逐步從被嚴重低估提升到輕微低估、從輕微低估提升到合理估值、再從合理估值提升到合理溢價,講好中國溢價故事。

                    第二,我理解中特估的含義是,中國人民幣、中國上市股票資產、中國債券整體上都是被低估的。一方面,國企股、民企股、外資股、混合所有制股等中國上市股票整體上都是被低估的,并不特指只有國企股是低估的。另一方面,中國公司在國內A股市場、港股市場、美國中概股市場等整體上都是被低估的。

                    第三,在中特估理論已經明確的情況下,大量細致而及時的配套政策更為重要。港股通南向開通人民幣交易是必要的,國內增量人民幣到港股、美國中概股市場直接下場參加中國公司定價是明智之舉,這不但不會分流國內A股市場的資金,還會抬升中國資產的估值定價底部,起到國內外市場底部交相抬高的良性循環效果。

                    我們堅信,在中特估理論的指導和各項配套政策的落實下,在市場參與各方的共同努力下,中國人民幣、中國股票、中國債券等中國深層產品會進一步走向世界,從而實現中國資產的長牛慢牛!

                     

                    (備注:本文轉載于前海開源資迅通)

                     

                     

                    經金學院

                    2023年11月30日

                    上一條:出彩經金人丨李源鳴:今時我與,誰可頡頏? 下一條:探索社會的脈絡,實踐中砥礪前行——稅務專碩赴中交西北財務共享中心研學

                    關閉

                    您是本站第
                    12281432
                    位訪問者,當前 人在線
                    版權所有:西安交通大學經濟與金融學院
                    地址:陜西省西安市雁塔西路74號 電話:029-82656840 郵編:710061
                    欧美图片电影天堂